色情想像可能说出了一些值得聆听的东西

聆听

私家侦探们不能只将色情的想像理解为心理绝对主义的一种形式——对于心理绝对主义的一些产物,我们要用更多的同情、智性的好奇心或是审美世故(从鉴赏家,而不是客户的角度)来看待。

遵义私家侦探在前文中几次提到,色情想像可能说出了一些值得聆听的东西,虽然其形式可能是堕落的,而且时常让人难以辨认。遵义私家侦探还特别强调,这种人类想像的极为晦涩的形式仍然有其揭示真理的独特途径。当这一关于感性、性、个体人格、绝望和限度的真理将其自身投射在艺术中时,它便可以被人所分享。(每个人,至少在梦里,都曾经在色情想像的世界中栖息过几个小时,几天,甚或更长的时间;但只有一直生活在那里的人才能创造出偶像、奖品和艺术。)被称为越界之诗的话语也是知识。越界的人不仅打破了规则,他还去了别人没有去的地方,知道了别人所不知道的。

色情作品,作为人类想像的一种艺术或艺术生产形式,是遵义私家侦探称为“病态思想”的表达。但是,侦探在定义病态时提到,比起健康思想,它包括“范围更广的体验”,这一点无疑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