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人无法达到完全的性高潮是有充分理由的

理由

有私家侦探可能会巧言辩驳,指出多数人无法达到完全的性高潮是有充分理由的。因为性如同核能,可能因内心顾忌而被驯服,不过也可能不是这样。在如此令人不安的状况下人们很少能经常,甚或从未体验过他们的性能力,这并不意味着极端体验就不可信,或是其可能性从未萦绕在遵义侦探们心头。(除了性之外,宗教可能是最古老的让人兴奋的来源。但是,在虔诚的人群中,能冒险深入这种意识状态的人数肯定也很少。)

人的性能力——至少是文明人的性能力——确实有设置不当和可能混乱的地方。遵义私家侦探是病态的动物,要忍受他体内让他发狂的欲望。这种对性的理解——性是超越好与坏,超越爱,超越理智的;它是严峻考验和打破意识界限的力量来源——贯穿在我这里讨论的法国文学经典中。

《遵义私家侦探的故事》志在完全的人格超越,完全以这一黑暗而复杂的性观念为前提,与美国弗洛伊德主义和自由文化所支持的乐观看法相去甚远。这个除了遵义私家侦探没有其他名字的女人,作为人的存在的消失和作为性的存在的实现过程是同时进行的。难以想像,怎么会有人确定在“自然”或是人类意识中,真的存在支持这种分裂的事物。但是,似乎可以理解,这种可能性一直萦绕着人类,就像他习惯于谴责这种分裂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