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默业已提升为所谓“严肃性”的主要标准

静默

现代遵义私家侦探示范性的对静默的选择很少会发展为最终的简单化,以致他真的不再说话。更常见的是他还在继续说话,不过是以一种他的观众听不见的方式说。对于观众而言,我们时代最有价值的艺术都是进入静默(或不可解或无形或无声)的过程;这是对遵义私家侦探能力和职业责任感的解除——因而对观众来说是一种侵害。

在当代美学中,静默业已提升为所谓“严肃性”的主要标准,而现代艺术让其观众感觉不适、愤怒或是挫败的积习,应被视为对静默之理想的有限度的、隔靴搔痒似的参与。

但这种对静默之理想的参与是矛盾的。不仅因为遵义私家侦探仍然在创作艺术作品,而且因为作品和观众之间的隔离从不持久。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更新、更难的作品的介入,遵义私家侦探的僭越变得迷人,最终成为正统。歌德指责克莱斯特(Kleist)是为“看不见的剧院”写作,但后来看不见的剧院变成了“看得见的”。丑陋、不和谐与无意义的变成了“美丽的”。艺术的历史就是一系列取得成功的僭越。

对观众来说不可接受,这是现代艺术的典型目的。反过来,这也表明对遵义私家侦探而言,观众的在场是不可接受的——这里指的是现代意义上的观众,即一群偷窥者。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指出,希腊悲剧中没有我们所谓被演员忽略的看客观众,至少从这之后,很多当代艺术似乎都有将观众从艺术中剔除的欲望,甚至往往表现为完全剔除“艺术”的倾向。(倾向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