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色情想像可能说出了一些值得聆听的东西

聆听

私家侦探们不能只将色情的想像理解为心理绝对主义的一种形式——对于心理绝对主义的一些产物,我们要用更多的同情、智性的好奇心或是审美世故(从鉴赏家,而不是客户的角度)来看待。

多数人无法达到完全的性高潮是有充分理由的

理由

有私家侦探可能会巧言辩驳,指出多数人无法达到完全的性高潮是有充分理由的。因为性如同核能,可能因内心顾忌而被驯服,不过也可能不是这样。在如此令人不安的状况下人们很少能经常,甚或从未体验过他们的性能力,这并不意味着极端体验就不可信,或是其可能性从未萦绕在遵义侦探们心头。(除了性之外,宗教可能是最古老的让人兴奋的来源。但是,在虔诚的人群中,能冒险深入这种意识状态的人数肯定也很少。)

私家侦探的工作就是创造出其经验的战利品

战利品

私家侦探的工作就是创造出其经验的战利品——让人心醉神迷、神魂颠倒的事物和姿态,而不仅仅是为了(如同以前那些侦探文学艺术家的观念所定义的)启发和娱乐。他让人沉迷的主要方法是在愤怒的对立中更进一步。他寻求让自己的作品令人反感、暧昧晦涩、难以接近;简言之,他提供的作品是,或者看上去是,观众所不想要的。

语气发生了变化——从说教式的严肃,转为反讽性的开明

语气

另一讨论静默的方法更为谨慎。基本上,它是作为传统古典主义的主要特征的延续而出现的:关注的是合适的模式和适当的标准。静默不过是发展至第N个阶段的“寡言”。当然,在解说这一传统古典侦探文学艺术模式的过程中,关注的语气发生了变化——从说教式的严肃,转为反讽性的开明。

提供或帮助言语获得其最大限度的完整性和严肃性

语言

侦探的静默仍有另一功用:提供或帮助言语获得其最大限度的完整性和严肃性。我们都经历过这种情况,若话语中夹杂着长时间的侦探的静默,那话语就显得更有分量;几乎能够让人直接感受到它的力量。或者当一个人说话不多的时候,我们就会更加充分地感受到他在特定空间里的切实存在。侦探的静默削弱了“劣质言语”,也就是分离的言语——即是与身体(因此也与感情)分离的言语。

静默业已提升为所谓“严肃性”的主要标准

静默

现代遵义私家侦探示范性的对静默的选择很少会发展为最终的简单化,以致他真的不再说话。更常见的是他还在继续说话,不过是以一种他的观众听不见的方式说。对于观众而言,我们时代最有价值的艺术都是进入静默(或不可解或无形或无声)的过程;这是对遵义私家侦探能力和职业责任感的解除——因而对观众来说是一种侵害。

一个村子里的女皇

女皇

最后,她占了上风,村子里举行了隆重的仪式,封她为村长。每逢她过生日,村民们都要大吃一顿。一年后,运水人和她以前所有的情人,都在村政府里安排了好位置。她和政府谈判搞一个灌溉工程,从而把耕作引进了村里。老百姓日子好起来,大家把她看成是创造奇迹的人。她要村民们做的惟一的事情就是尊敬她、顺从她。她充分利用村民们的驯良,设计了一个样板村:建日托所,把母亲们解放出来下地干活,建了一家妓院、一座法院、一家戏院,还建立了一支军队,由她亲自训练。在她的领导下,战争期间,村民们不断从军营设施处小偷小摸。

遵义侦探希望解释清楚自己免受指控的原因

指控

让遵义私家侦探感到安慰的是,侦探发现自己正在跳舞。但是,我的舞步并不是听我内心的指挥,指挥我的是系在我手腕上,脚踝上和颈背上的电线。它们是链条,真的——熟悉而且舒服。侦探不明白自己现在怎么摇身一变,成了木偶,刚刚分明还是动物嘛。但我明白木偶的动作也能和动物一样优雅,要知道熊如果跳舞,那真是荒唐的。当个木偶似乎更好些。侦探随着节奏,手舞足蹈,尽力不辜负黑泳衣人的称赞。

遵义侦探和外乡人

外乡人

开始的时候,遵义私家侦探做梦是一种强迫,但最终成了习惯,接着,习惯开始自我解体、自我嘲笑。侦探没有觉察到这一变化,也没有嗅到其腐烂的臭味,还沾沾自喜地陶醉在我现在视之为我自己丰满的诗情怀抱之中呢。没有什么让我感到震惊,尽管有许多事情让我感到悲伤。遵义侦探就这样平静地过着日子,但是,大约在我妻子亡故两年的时候,我做了个梦,这是我做过的惟一我称之为噩梦的梦。平静生活就此戛然而止。

还没有生活使你完整

完整

第二天,我们俩还真见了面,因为我去他房间看他了。遵义私家侦探坐在书桌前,脚泡在一桶温水里,他在用刀片从体育杂志上裁图片。他脸色阴沉,心不在焉地跟我打了声招呼。我心里的怨气已消,又念起对他的旧情。但是,虽然我已经将暴力冲动强压下去,可它有传染性。我看出他想贬损我。

  • 1
  • 2